欢迎来访越城教师研修网
当前位置:首页 >教师研修>学科平台>初中语文 >详细内容

初中语文

“援青”,缘遇德令哈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8-12-08 浏览次数:

f73a9cd75cc64d4ba1b84ed80102264e.jpg

踏上青藏高原的这片土地,结缘德令哈,一切源于语文11月底,我跟随浙江省教育厅组织的初中语文青海送教团,同行的有杜佐月、徐建利、杨晓迪,历经14小时,经历重重雾霾封道的2个多小时的机上等待,又打的险赶青藏高原的绿皮火车,经过4个多小时,终于在晚上7点多到达德令哈,接机的是海西浙江教育局吴国平副局长和海西州浙江教师培训中心朱龙主任。就这样2018年的这个深冬时节,开启了我们六天“青海送教”之旅。

从没到过西部的我不知西部的环境,更不知高原的反应,一切都是源于别人的道听途说,但因未有亲身体验,似乎从不愿相信,虽然心有余悸,包括吴局一路叮嘱的注意事项平时不要快走,不要剧烈运动,晚上不要洗澡防止感冒,因为缺氧睡不着,因为高原反应要流鼻血等。我依旧不信,以为一切都是童话故事,一笑了之。

但等用完晚餐踏进海西州教学研究室宿舍的那一刻,虽有暖气,但效果不好,那从脚底直逼体内的寒气,让我开始真正领教高原夜晚的寒冷的威力。我穿上随身带来的在绍兴已十多年不穿羽绒裤以及长长的羽绒服,穿上保暖鞋,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像一个蜗牛宝宝。每天总爱洗澡的我此时终于望着那简易的淋浴器徒生羡慕。同行的杨晓迪老师实在承受不了这最西边房间的冷风侵袭,不得已换了一间,而我因为学员已经住满换不出更好的,下面的保安师傅与保洁的姐姐替我临时拿来一个取暖器,借助烘烤强制局部取暖。

保暖工作没有彻底解决,因为我很怕这个取暖器烫伤身子,更怕晚上睡觉的时候,出现安全事故,因此只是暂时用了一下,临睡前我还是把它早早拔掉了。借助室内的保湿器来缓解干旱的空气。第一晚我无法入睡,因为太困,迷迷糊糊睡了一个小时,到了凌晨3点多时候,我无论如何都睡不着,就眼巴巴地等待天亮,可是随着常规的6:15的闹钟响起的那一刻,我起床想看高原上的日出,拉开窗帘的那一刻,我才明白,这里的早晨比我们江南要迟2个小时字左右,一直到8点,才从遥远的雪山之际稍稍露出些曙光高原的清晨来的很迟,而落日似乎也推诿着不舍离去。

经过一晚的折腾,第二天通过简单的开幕式,海西教研室朱龙主任主持,吴国平副局长对学员提出殷切的期望,郭金平老师技术维护。接下来就是我一天的讲座与海西的老师一起分享我们越城倡导八年的微格作文,以及最新的越城拓展性课程成果“统编教材名著灵性读写课程建构策略”。因为是第一天,多媒体设备中途总会断开,我将其调侃为音响设备出现了“高原反应”。然而在座的参加初中语文骨干教师培训班的海西州的老师们的认真却深深震撼了我,整整一天,无人闲谈,笔记满满当当的记了一页又一页。望着一张张年轻的脸,我忍不住问:“你们参加工作几年了?”“第一年,我们出来听一遍,回去给老师们讲一遍,这样就两遍了。”两位年轻的老师一脸纯情,我突然感觉这同伴互助也是促进一个年轻教师成长的极佳途径。

“能用两句话向我推介你自己及学校,以及你眼中的海西州。”讲座开始,我在无痕中渗透了我的微格作文“先写后教”的“无格”随性而写的环节。“这里有广袤的土地,人烟稀少,这里人过着安静的日子……”施老师饱含深情地推介着自己眼中的海西州,热烈深情,不亚于一篇即兴而作的优美散文。

 乌兰县第五中学冶秀兰老师撰写的“浙江援青”海西州初中语文骨干教师培训心得体会:“11月28日上午,刘春文老师就作文写作方法方面带来了一个新的写作方式,先写后教的微格作文。从无格到有格再到升格,最后出格。刘春文老师的《微格作文解码》讲座让我耳目一新。刘老师在讲座中详细的讲解了如何进行微格作文训练,让我深刻了解到作文写作如何从无格到有格再到升格,最后出格。她深入浅出的讲解了如何在课堂上微格作文教学。”最后冶老师深情地倾述:“心有千言笔难述,这次的学习我收获良多,反思也很多,今后我需要做的更多,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向浙江老师学习。”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期待越城倡导的微格作文和统编教材名著与写作灵性对接的拓展性课程从此能扎根于青藏高原的广袤的土地,在沙漠地带开辟绿洲,从此枝繁叶茂。

青海为位于中国西部,雄踞世界屋脊青藏高原的东北部 。是中国青藏高原上的重要省份之一,简称青,省会为西宁。据全国第二次土地调查公报显示,青海省东西长约1200公里,南北宽800公里,面积为72.10万平方公里 。

产业援建,浙江力量助推海西教育经济转型。海西州浙江教师培训中心,是浙江投资三千多万援建的,这样命名就是为了纪念浙江援青项目。青海省海西州高级中学是海西州“十二五”规划建设的一所全日寄宿制学校,隶属于海西州教育局直接管理,为财政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是浙江省对口支援海西州教育事业发展的一项重点民生工程,是优化和调整海西州普通高中教育资源均衡发展的重点项目,项目于2012年9月3日开工建设,时任浙江省省委书记赵洪祝和青海省省委书记强卫为学校开工建设奠基剪彩,是全州规模最大、设施一流的新建高级中学, 2016年3月1日正式投入使用。

“缺氧不缺精神,艰苦不降标准”。自2010年中央作出对口支援青海省藏区的重大战略决策以来,浙江省伸出饱含真情的援建之手,从政策、人力、物力、财力等方面对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八个地区展开了全方位支援,一项项民生工程、一批批产业项目、一个个工业园区,凝聚着千里之外的“浙江力量”,成为连接西子湖畔与瀚海戈壁的真情纽带。

在德令哈元“援青”的6天中,从接机到告别,接触最多的是“浙江援青指挥部教育领队、海西州教育局局副局长吴国平,吴局来自杭州一高校,作为人才交流,在高原一留就是整整3年,连任两届指挥部领队。通过浙江教育资源的引进、空中课堂的架构、区域教研共同体的建设等,借助师资引进,资源打通,缩小东西部的教育的差距。“其实留下来真的不容易,可是一年半回去有时也不甘心,我的援青蓝图刚刚展开,任期却到了,所以在征求意见时,我也就同意留下来了。”吴局一脸诚恳,作为一手抓科研的他,期待海西州能完成每年的两个正高指标的申报。

在援青的日子子,我见到了来自拱墅、下城、滨江的语数外的援青的兄弟姐妹,他们大多在高原上已经一年多。相遇在3000公里外的世界屋脊,携手在3000米海拔的青藏高原,这是一群奋斗在“缺氧”地带的勇士。来自拱墅区康桥中学的宋成坦老师,撇下刚刚出生5个月的儿子与亟需照顾的妻子,毅然奔赴在援青一线;余勇斌惜别怀孕的妻子,孤身一人来到高原;郑联群可谓是同行中长姐,浅笑莞尔,笑对高原反应;来自杭州景城实验学校的包晓程称为高原女侠,仰慕令狐冲;还有陈末,高原反应最为厉害,每天打针吸氧,可谓艰苦;期间还见到来自滨江的郭老师、来老师、杨老师,他们都奋斗在德令哈的教育岗位上。见到来自浙江的我们犹如见到亲人,温暖亲切,每一次我都被他们的乐观开朗深深地感染。为了驱寒,一介女子那喝青稞酒的豪爽,足以为之叹服。

文化走亲,让两地情更切意更浓。浙江援青,不仅仅是教育,来自浙一医院的范剑院长,一米八的高个,英俊挺拔,犹如高原上的白杨树,短短几年,三上高原,与聂副院长共同担当起海西州第一医院的援青重任;来自省财政厅的章荣忠白净内敛,为人谦和。他们谈笑风生的背后,承受的则是离别家人的寂寞与孤独,更有那绵绵的相思与无奈,尤其是家人生病的时候,对于他们来讲更是煎熬与无助。面对广袤的沙漠与空旷的雪山,向他们致以深深的敬意。

一个人才,就是一颗未来发展的种子。援建工作开展以来,通过智力援建,海西有一支“带不走”的专业队伍,正是他们,才也让海西未来发展有了坚实支撑。对口援建,为缩小东西部发展差距找到了一个支点,加快了建设西部经济高地的步伐。西子湖畔与巍巍昆仑用理想凝聚力量、用信念铸就坚强、用真情凝结关爱,共同谱写了“区域协调发展”的新篇章。

雪后的德令哈宁静肃穆。在不知不觉之间,短短的四天,竟让我深深爱上这青藏高原的柴达木盆地里德令哈。在我的视野中,德令哈,你就是青藏高原的全部,你就是青海代表,因为除了你,我没有到过西部任何地方,你给我的几乎就是西部高原的全部。

带着离别的依恋,我用脚丈量着海西州教师培训中心、海西州教学研究室周围的每一寸土地,门口的横幅上不断滚动着“热烈欢迎(浙江援青)全州初中语文骨干教师培训学员”。培训中心设在青海柴达木技术学院的最西边。因为地处阴面,虽历经两个多星期,依旧积着厚厚的雪,这积雪伴随着我们度过了两天。记得第一天早晨,因为生物钟,抑或是高原反应,我们几个6:15就起床了,可是拉开窗帘才发现外面漆黑一片,当吃过早餐7:45左右,我们走到门口看到这厚厚的积雪,忍不住冲动,虽然穿着布靴子,还是忍不住踏进雪地里,足足有5-8公分,瞬间淹没了双脚,杜老师可爱地启用夜景模式为我拍美照,可惜出来的都是映着横幅红色反光的朦胧照。

德令哈有其粗犷豪爽的一面,也有其多情的一面,短短的四天,我们领略了他积雪下冰冷的一面,也感受他阳光中的温情与暖心,更让我们领略了他飘雪时的雷厉风行,毫无预兆,来一场说来就来的大雪,感受一夜之间“白头”的浪漫与多情。德令哈,如一个通性的西部汉子,在自己的爱人面前,淋漓尽致地展示了自己丰富深厚的内心世界,这就是德令哈的冬天的韵味。

夜晚的校园宁静祥和,细而密的飘雪悄然无声,瞬间盖满地面,抬脚在雪地上投下几行的脚印,深深浅浅、歪歪斜斜。周围空旷一片,静的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与心跳。

暖阳下的校园则是另一番景象,犹如穿着婚纱的大家闺秀款款而立。校门外的白杨树则如终日守护的士兵,整齐而挺拔。与南方的马路相比,这里的马路宽而广,汽车道、人行道、轨道并行而立,中间有序的间隔着四列白杨树,而正是这一排排的白杨树的隔离,显得多而不乱,那一截截被雪包裹的树干,衬着那白雪,形成了一道道的风景,悠长而美丽。这样的雪,这样的树,我喜欢着一身红色,点燃整个德令哈的冬天。

冬天的德令哈似乎除了静穆依旧是静默。校园附近的植物园荒芜一片,除了一个直立的高树,留下的则是枯黄的沙棘或灌木丛。简陋的矮房里住着原著居民,生活古朴而简单。

植物园对面的“海西公园”几个字赫然入目,两边的大门却拉着几块厚厚的布帘子,再加上铁将军把门,透过铁栏杆往里看,除了一辆静立不动的运货车则一无所有。远眺白色的山峦隐隐约约飘荡在天际,枯黄的芦苇静静地在寒风中摇曳。门口的白杨树密密排列,笔直的枝干疏朗,即使白雪厚厚覆盖,依旧泄露了里面全部的风景。

德令哈的冬天,原来你的名字叫“回归”,一切归于自然,宁静肃穆,不容任何人打扰。

我晚上7:45分悄悄的来到你身边,早上7:50将静静地离开你。而你依旧在睡梦中,还没苏醒

别了,德令哈!别了,德令哈遇见的每一个有缘人,祝福你们!

                                                         2018.12.2.0:51


终审 :刘春文
作者:
分享: